[职场人生]混在工厂的日子(IT代工厂实录)

独孤春秋 2007-08-25 03:13:00 102959人围观

“Fico,过来一下!”老王站在他的隔间里大声的叫我。
  我急忙走过去,“啥事?”
  “IPC伏保工厂有客诉,OOBC段发现CPU风扇不转,怀疑是我们的主板风扇接口有问题,你赶快去处理一下。”
  “No problem。”
  “罗总,帮忙安排一部车,我要去伏天保税区。”
  两分钟后,分机响起,“Fico,老陈的车子已经在楼下等。”
  “好的,谢谢罗总。”
  老王是我的课长,主管品质部门。罗总其实是行政助理,但是整个工厂的后勤、杂务都由她主管,相当于以前的内务总管李莲英的职务,位高权重,大家尊称罗总。
  约一个小时后,我出现在伏保IPC工厂,迎面走来一个蓄着小胡子的矍铄男人。
  “Carl!”
  “Hi,Fico!好久不见”
  “最好不见,一见你肯定就是质量有问题。”
  “哈哈,这次可是大问题,我让王静带你去看一下,我有一个会,就不陪你了。”
  Carl和王静都是IPC的CQE,Component quality engineer,零部件品质工程师,当他们的产品某个组件有了问题,他们就会联系供应商过来解决并反馈结果给工厂高层,同时督促供应商解决问题。
  王静是个河南女孩,我们很熟了,她径直带我去组装间。IPC组装工厂管理之严格在业内很出名,就算有专人带领,我进去都得“净身”,除了衣服和贴在胸口的来宾证,其余统统不准带进去,否则出门的时候被警卫用探测器查出来,供应商连带领路人员都要受处分。
  我去处理问题一般不会单枪匹马,因为我出来了就争取一次性把问题搞定,所以我会带上各类专业人士以备后患。这次跟我出来的是FQC组长郭芙蓉,也是一个河南女孩。像这类硬件问题一般用她绰绰有余,即使涉及到测试等复杂点的活儿,她一般也可以拿下,因为FQC是做什么的?Final quality control,是产品质量的最后一段关卡,我们要保证产品出厂后都是好的就要从这里严防死守。
  我们随王静来到出问题的主机前面,王静让线上的TE也就是技术工程师给我们示范了一下问题所在,果然风扇不转。
  我认为这是接触不良造成的,因为风扇是由导线接口插到主板排针上。郭芙蓉也同意我的观点,我们建议TE拿多几个风扇来试,果然有的转有的不转。郭芙蓉仔细观察了风扇的导线接口,发现它的结构不是太规则。
  于是我们建议TE用老虎钳夹一下风扇导线接口底部,再插上主板,风扇呼呼呼转的飞快。
  一连试了几个,夹一下就OK,搞定,是风扇问题,非我主板问题。
  “你看,每次你叫我来都是别人的问题。”我跟王静开玩笑。
  “哎呀,你过来才能解决嘛。”王静笑着回答,特有的河南的娇嗲气。
  这些问题为什么我们可以很快解决,主要是经验,像接触不良之类的,因为我主板排针是标准件,也就是业界都在用这一个规格,很难出问题,而问题是出在OOBA,并非批量性问题,那么可以很快推断是风扇接口的不规则导致的。
  打道回府,司机老陈是常德人,他操着浓重湖南口音的普通话问我什么问题,我跟他说了一遍大概,他就开始抱怨:“妈的这些刁毛一点小问题自己都搞不定,每次叫我们跟喊儿子一样的,NND……”
  “谁让我们是供应商。”我无奈的笑笑。
  回到工厂跟老王汇报了一下,开始四处转转等着下班,完成我一天的工作。
  
发表评论
  • 不善言谈 2007-08-25 03:23:21
      哦
  • newstarse 2007-08-25 03:42:52
      直播?
  • 独孤春秋 2007-08-25 04:06:44
      我叫大毛,我中文名叫大毛,大毛的大,大毛的毛。因为我父亲姓李,所以我全称叫李大毛。我是混IT业的,什么是IT,information technology,信息技术。其实这不是我的专业,我的专业是环保,环保是个很时髦也很公益的事业,我刚毕业的时候主要是在工地帮工厂建化粪池,后来国家提倡环保,禁止严重污染企业开工,我们的环保事业开始欣欣向荣,我开始治理污水了。其实污水处理和化粪池差不多,只是前者的工艺稍微复杂那么一点点。可是好景不长,我所在的公司因为接不到业务,面临倒闭,我被辞退了。
      从环保公司出来,我逐渐意识到,环保,想要爱你真的好难。失业了很久以后,有个IT代工厂找我做客服,迫于生计,我踏入了工厂的大门,混入了IT业。IT是个笼罩着光环的职业,那不过是表象。没办法,这就是生活。IT是从国外开始发展的,不可避免我要和老外打交道,所以同事们让我取个英文名。我很反感,中国人为什么要取个洋名,汉语也有拼音,为什么你不能把我的中文名拼音做洋名?可是上司说了,你这拼音名用英文念起来很拗口。也是,Damao,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念。于是我就冥思苦想,什么洋名简单易记又不落俗套。有的人真的很俗,比如我认识的叫Mike的只怕就有十几二十个。正好那时候流行世界杯,我本来不爱看足球的,半天不进个球,但是它流行啊,我也被大众毒害了,开始爱好足球了。我最喜欢那个菲戈,长得挺男人球也踢的好,他的洋名好像是Figo,所以我就改了个字母,我就叫Fico了。有人喜欢齐达内,我觉得他长相太老气,秃顶,球是踢的没话说。
      我所在的企业,那是业内鼎鼎大名的代工厂,富通公司,富通天下,在国际上也是声名显赫,500强常客,股票看涨。代工就是OEM,客户给出图纸我们照着做就行了。不过OEM已经过时了,我们富通公司早就ODM了,原厂设计制造,客户只要给个框架或者是个idea,我们就给你做出来。打个比方说,很多人喜欢玩手机也经常换,他想有个手机可以照相可以听歌,那么我们就做个带摄像头带MP3的手机。客户不管我们是怎么实现的,只要满足它的要求那么就皆大欢喜了。
      富通公司的英文名是Foxtto,是注册商标,Fox代表富通公司有狐狸一样敏锐的市场触觉,to代表达到客户意愿,达到利润增长的局面,达到……总之就是通达的意思。至于多出的一个t,我估计是更快达到的寓意,我猜的。这些我是从哪里知道的呢?新人训,就是刚进厂的时候会有专门的培训教导新人认识公司的历史,公司的理念,公司的概况等等。
      我至今记得怎么加入到富通公司这个光荣的大家庭的。
      
  • 信息发布工具 2007-08-25 16:31:04
      混在工厂的日子(IT代工厂实录)
  • 独孤春秋 2007-08-25 23:07:53
      公司、人物均使用化名,请勿对号入座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
  • 独孤春秋 2007-08-25 23:08:38
      首先,富通公司是个工厂,是个迅速成长的工厂,所以它大规模招人,它在每个人才市场都有长长的招聘展位。因为它是资本主义工厂,不可避免负面消息很多,比如工资低工人很辛苦等等,所以我开始对富通公司没有好感,也不会去投简历。但是富通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不是吃干饭的,他们在网上找到了我,电话约我去面试,职位是客服。我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就欣然前往了。
      富通公司位于荣华镇,好繁荣的一个工业重镇,据说大部分就是靠富通公司的拉动作用。从市区过去很有一点远,但是我在站牌上看到有富通公司的名称,公交车上也有以它为始发站的指示牌,可见牛皮不是吹的,富通确实是很牛B的。在富通前面下了车,好一片熙熙攘攘,不比什么南京路北京路逊色,而且花色不多,全是工衣,工衣有几种颜色,都是朴素的布料,对,干实业就得朴素。
      富通大门庄严雄伟,警卫森严,看门的那基本上都是一米八以上的高大魁梧的保安同志。这富通公司分很多区,我去面试的地方在A区,于是我和保安说明来意,他让我在烈日炎炎的门口等一等,就打电话叫人了。一个小姑娘来接我,不止我一个,一队人马开往面试地点。那地方在四楼,下面全是工厂,轰轰隆隆的。首先是笔试,无非考些综合知识,英语是重头。
      我从不吹嘘我综合素质多高,但是这些题目我是滚瓜烂熟。我是谁?应试教育下成长的高材生,不要说很有才,考试的才能还是具备的。三下五除二把卷子做好,人资小姐验了我的毕业证真伪,那么就等待面试官来审我了。
      等待的时间很难等待,我的面试官姗姗来迟,是位姑娘,确切的说应该是个女人。她是我以后的直接主管小胡,叫她小胡不是因为她小,主要是她小巧又是女孩子。称谓其实不能认定一个人的年龄,比如我以前在学校自称阿叔,不单是我,男生都这么称呼。
      “跟阿……叔斗?!”这是我们的口头禅。“阿叔刚看到一个小MM,真鸡巴漂亮。”
      广东那边成年男子都可以称为阿叔,我们不过是入乡随俗。
      “考的不错,”小胡发话了,“以前做什么的。”
      我于是把我以前建化粪池的经历吹嘘了一下,“没有我们,世界就不会这么干净整洁。”后来我意识到化粪池这个话题不太雅,于是我转到全球变暖,物种灭绝等世界范围环境大问题,反正是我的专业,骗不了内行,还忽悠不了外行吗。
      “你下周来体检吧,体检没问题就可以上班了。”
      我有点意外,专业问题都不问就录取我了?阿叔是不是像师奶杀手,总是得到大龄女青年的青睐,以前有过,现在有过,以后一定也还会有。
      我回去思前想后,这工厂到底进不进?好歹我以前也是搞建设的,怎么也是工人阶级,进去做客服不是成了服务业吗?想来想去,还是肚子问题征服了我。饭都吃不饱了,还挑三拣四作甚,况且工厂包吃包住,又有那么多打工妹。嘿嘿,想着想着我就做梦去了。
      
  • 独孤春秋 2007-08-25 23:20:35
      体检,无非是查有没有肝炎之类的,怕在食堂传染开来,还好我没有。体检是在富通公司里面进行的,因为它里面有大医院常驻机构,不但是医院,邮局、银行、咖啡屋等等那是应有尽有,俨然一个小城镇,生活相当便利。但是我很奇怪,怎么还有个党委,台资企业里搞个红色政权,不怕造反吗?后来我明白了,这就是战略,任何企业在我中华大陆就得跟着党走,当然我指的是共产党。知道富通公司是台湾企业后,我很有些失望,那意味着台湾人在这里就高级一些,工资高、待遇好、升职机会多,都是中国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。后来我又想通了,你台湾人就算是条龙,你也是龙游浅水,看你不爽我扁你,我暗处扁你,你们总统不就叫阿扁吗?强龙再强斗得过地头蛇?我不禁荡起一丝笑意。不能怪我有这么阴暗的心理,以前台湾佬名声不大好,要提防。
      那天我去报道,我记得是6月15号,是个好日子。后来我知道,6月30号以前报道的,年终奖算半年,以后报道的没有。那时候厂牌上都有入厂日期的,有些老员工就喜欢看别人的厂牌,“哟,小子你刚来啊!”眼里那是很不屑。后来全公司换新厂牌就把入厂日期去掉了,可能还是暗藏在芯片里,但人眼看不出来了。
      接我的是部门的助理,小唐,江西MM,水灵。我们这里的助理都是从生产线上调的,由部门老大决定,当然是要看得顺眼又勤快会办事,其实相当于小秘。小唐发给我一个本子一支笔,一双静电拖鞋和一套静电衣帽。小唐跟我解释,“以后上班要穿拖鞋,去产线要穿静电衣戴静电帽,因为产线组装的零件可能被静电击穿,要做好静电防护。”
      跟着小唐带我去认识本部门人员和参观产线。于是我认识了本部门很多人,黄小梅,负责教育训练的;肖大姐,品质系统维护;吴端,黎义通,品质工程;张小玄,负责IPQC;历涛,负责IQC;郭芙蓉,负责FQC;小胡,负责管理所有品质工程师;老王,主管整个品质部门;还有秦记,负责量治具校正。当然还有很多QC作业员,那就无法一一相认了,好大一个部门。本来老王上面还有个专理老黄,可是就在我去的那一天,他离职了,他请大家吃饭,我没赶上,我与他有一面之缘,他友好的和我握手,转身离去,那一刻,我有些酸楚,说不定有一天我也和他一样,离开熟悉的工作环境和熟悉的同事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这就是打工的定律。后来我知道,老黄有了更好的前程,他到了另外一个知名工厂做经理去了,也不必和老婆分隔两地了。
      我们的产线和办公室不过一墙之隔,是用胶板隔的墙,其实就是一层楼,办公室去产线很方便,这也体现了台资企业成本缩减的原则,cost down,赚钱不如省钱快。我们的产线就是组装线,一块PCB光板投进去最后出来的一片完整的板卡,包括主板显卡等成品。我们这个厂不过是富通公司下面众多工厂中的一个,主要做几个品牌的主板和显卡,以前是为了做普惠主板而成立的,所以我们厂叫PMD,Puhui Motherboard Division。那时候有12条SMT线也就是贴片机组,机器昼夜运转,一刻没有停歇。
      
  • 苏丝黄的年代 2007-08-26 03:26:31
      LZ说的是富士康吧?我BF也在那里,和你一样~设计主板的~
  • 独孤春秋 2007-08-26 03:59:12
      嘘,小声一点
用户反馈
客户端